你自己珍重

- 编辑:admin -

你自己珍重

“原来是那个小丫头,本王对她倒是有些印象。以她的天资和家境,还是配得上七儿。”
 
    云武郡王微微皱了皱眉,目光向着站在武场边缘的张若尘看去,又道:“不过,本王记得她小时候和九儿是不错的玩伴,他们又是表兄妹,算得上是青梅竹马。当初本王还和林家老爷子商量过,打算给他们定一门娃娃亲。可惜,发生了三年前那件事,定亲的事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 
    王后笑道:“大王糊涂啊!以林泞姗现在的天赋,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九王子?他们两人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将来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。”
 
    “以她的天赋,就算给七王子做一位侧妃,相信她也会相当愿意。林家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讨好七王子的机会。”
 
    云武郡王也轻轻的点了点头,不得不承认九王子的天赋的确远远比不上林泞姗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!
 
    在武道界,男强女弱的结合,十分常见。
 
    可是女强男弱的结合,若是差距太大,无论是对男方还是对女方都绝不是一件好事!
 
 19.第19章 震撼
 
    接下来要进入武场测试力量的人,就是张若尘。
 
    “九弟,你可要小心了,别被巨石压断了腰。”站在一旁的八王子,眼神阴冷的一笑。
 
    王族武场的外围,一位武者讥笑的道:“九王子参加岁末考核就是自取其辱,三个月的时候太短暂了,想要完成洗髓冲脉都很难,想要将一百斤的石盘举起来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 
    “小郡主才六岁就举起一百斤的石盘,九王子现在已经十六岁,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将石盘举不起来。这才是真正的丢人!”
 
    “与其出来丢人,他就不该参加岁末考核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根本不理会那些议论声,眼神显得十分平静,波澜不惊的向着武场中走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走过去的时候,正是林泞姗走回来的时候。
 
    相隔五步的距离,两人同时停了下来,相互盯着对方。
 
    林泞姗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摇头叹息:“表哥,你不该参加岁末考核的,以你的资质,就算完成了洗髓冲脉,也不可能举起一百斤重的石盘。你这样做,不仅是自己出丑,林妃娘娘和王族也脸上无光。何必呢?”
 
    张若尘眉头一皱,道:“泞姗表妹,你的确很优秀,天资不错,可是也不能将别人贬得一文不值?”
 
    林泞姗盯着张若尘,眼眸中更多了几分失望,“你为何就听不进去劝告呢?对你来说,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为何偏要去修武?你根本不适合走这一条路的!”
 
    本来,看在小时候和张若尘是不错的玩伴的情份上,她才劝张若尘不要去自取其辱。
 
    可是张若尘太固执了,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?
 
    对于这种不自量力又不听人劝告的人,林泞姗也无话可说,只是觉得张若尘太愚蠢了。
 
    “你自己珍重!”林泞姗仰着雪白的下巴,向着武场外走去。
 
    两人,擦肩而过。
 
    林泞姗走出武场,受到了无数年轻武者的追捧和夸赞,犹如众星捧月一般,将她围在中央。
 
    年仅十五岁,就能够举起千斤重的石盘,而且还能将石盘扔出十五米远,这样的力量,让在场很多比她年纪稍大的年轻武者都自愧不如。
 
    而且她还长得那么美丽,贵为云武郡国四大年轻美人之一,注定会成为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女。
 
    “恭喜林家主,林家又诞生了一位天才。以林小姐的天资,整个王城的年轻一代,恐怕也没有几个能够和她相比。”一位王城中的武道名宿赞赏的说道。
 
    王家家主笑道:“据说,林小姐就要和七王子订婚了,真是郎才女貌啊!”
 
    林奉先听着众人的奉承,自然也十分舒心。
 
    当然,也有不少人将目光盯向站在武场中的张若尘,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带着戏谑的笑意。
 
    凡是和王族有些交情的家族,对这位体弱多病的九王子都有一定的了解。
 
    天资绝顶的七王子和废物一样的九王子,简直就像是两个极端,让人不敢相信他们居然都是云武郡王的儿子。两人的差距太大了,一个是龙,一个是虫。
 
    可以说,九王子参加岁末考核,在众人看来,简直就是一个笑话。
 
    当然,坐在王族武场外的秦雅却不这样认为,见到张若尘走进武场,她终于像是睡饱了一样,睁开了一双美丽的眼眸子。
 
    “真是让我期待啊!”她的最近露出一个迷人的弧度。
 
    在万众瞩目下,张若尘走到第一块石盘的面前,停下了脚步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武场外,响起了一大片笑声。
 
    已经十六岁,却只能选择第一块石盘来测试自己的力量,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?
 
    除了面带嘲笑之色的八王子之外,另外几位王子和郡主的脸色都一片铁青。他们觉得,张若尘就是在给王族丢脸,让他们也脸上无光。
 
    张若尘在第一块石盘的身边停留了片刻,便继续向第二块石盘走去,接着走向第三快石盘……
 
    “他在干什么?”众人表示不解。
 
    张若尘走到第十块石盘的面前,终于停下脚步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